Information law

危险的色情片: 司法追捕德国用户

              色情门户网站Redtube的用户必须每人交纳250欧元的罚款,因为据称他们违反了著作权法。位于科隆的州法院裁决德国电信(Telekom)交出用户的身份信息。但是流媒体门户网站(Streaming-Portale)的利用被视为私人使用,并不违反著作权法。                色情门户网站Redtube的用户摊上难题了。位于科隆的州法院向德国电信质问了这些用户的身份信息并转交。但是法院这样做是缺乏根据的。       雷根斯堡的律师事务所乌尔曼克利根(下文简称U+C)在上周给在色情门户网站Redtube上观看了盗版视频的网络用户发出了上百份警告信。而之前司法并没有对那些在只是在流媒体门户网站上观看视频,并没有保存在自己电脑中的网络用户采取行动。       在大规模的警告信寄出的同时,该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要求这些网络用户每人支付250欧元。而这些人的地址信息是该律师事务所通过科隆的州法院而获得的,《世界》如此说。       法院要求网络提供商将自身客户的通讯信息交给该律师事务所。这些信息是非法观看视频时的IP地址和时间。不清楚的是,该律师事务所是如何得到Redtube用户的IP地址的。因为这些只有Redtube才知道。         但是在本案中并没有出现侵犯著作权的情形。《著作权法》第101条并不能适用,因为流媒体的用户只是出于私人目的而使用视频,并没有将其保存到其硬盘当中。科隆网络法学者Chiristian Solmecke认为:         “我对科隆法官允许信息查询表示怀疑。而且Redtube的用户也不知道那些盗版视频是没有经过权利所有人而放在网上的。          科隆的州法院并不能要求德国电信将用户的地址转交给律师事务所。作为数百名收到罚款信的Redtube用户代理人的律师事务所Johannes Von Rüden认为,该法院可能弄错了前提条件。因为法院的法官并没有认识到流媒体门户网站和共享(Tauschbörse)的区别。         州法院法官在给德国电信的信中写道:“通过所谓的共享而使得被保护的著作受到公共的无权接触,这违反了《著作权法》第19条。”但是Redtube并非共享,而是和Youtube一样的流媒体门户。在U+C律师事务所的申请中会发现,该所利用itGuards的GladII 1.1.3软件来调查用户的IP地址。但是这个软件只是为了窥探一些共享用户行为才能使用。对于流媒体来说,是不合适的,因为对此itGuards必须直接侦查用户和Redtube之间的联系。       …

被跟踪监视的打印机

监视:打印机也被跟踪 译者按:最近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棱镜计划引发了全世界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而根据著名的电子前哨基金会的最新消息,办公室常用的打印机也有可能被秘密跟踪和监视。信息时代下,如何真正地保证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成为重要课题。而对于如何防范这种打印机造成信息泄露,而被制造商搜集并加工,目前并无良策。消费者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及时清除打印机存储的相关文档信息。 下文原文:http://www.chip.de/news/ueberwachung-Diese-Drucker-koennen-getrackt-werden_63121041.html      跟踪点:许多打印机可以被识别出来。 电子前哨基金会(EFF)日前公布了一份彩色激光打印机名单,榜单列举的彩色激光打印机通过打印秘密的水印,能够跟踪到每名用户的打印内容。该名单包含了所有的著名生产商的打印机型号。      打印机:秘密的跟踪点(Tracking-Punkte) 许多型号的打印机能够同时打印出秘密的水印或者颜色编码来跟踪用户——这已然是公开的秘密。不过一直没有相关型号和制造商的详细信息。 而现在电子前哨基金会在其“机器识别科技工程”中给用户列出了相关名单。在这个名单中,有名的彩色激光打印机制造商大概有150家,例如佳能、惠普、兄弟、戴尔、爱普生、利盟、柯尼卡和施乐。完整的制造商和打印机型号您可以在电子前哨基金会官方网站上阅读到。电子前哨基金会还详细地指出,这个名单尚未完全列举。 按照目前的信息,大部分型号的打印机将黄色的追踪器放置到打印程序,通过打印机打印来明确无误地识别拥有者。其他型号的则打印出肉眼不能察觉的水印,而在紫外线下才显示。对于这些追踪措施,制造商官方的说法则是为了识别造假者。根据监控政策以及棱镜丑闻最新政策,对其采取措施的可能性很高。

[个人数据保护法]红灯区视频监控的合法性

      根据德国联邦行政法院的判决,在汉堡红灯区安装闭路电视监控是合法的。该判决起到了一个明确信号的作用:原则上允许对公共场所进行监控,即使是该地区的居民感到自身权利由此受到了限制。   莱比锡/汉堡——德国联邦行政法院对公共场所的视频监控作出了合法的解释。位于莱比锡的德国联邦行政法院在周三认为,出于安全需要和警察在犯罪预防方面的利益考虑,可以限制该场所的住户和行人的基本权利。 诉讼中的主要争议在于,服务于预防危险的摄像机可否由《汉堡警察数据保护法》来进行规定,以及摄像机可否用于调查追究刑事责任。而追究刑事责任的立法权限属于联邦,并不属于汉堡。德国联邦行政法院的法官支持了汉堡当局的观点。视频监控根据汉堡警察数据编辑法律,因此合法。 而视频监控以及图片的保存首先用于危险防御。因为汉堡红灯区是街头犯罪的重灾区,所以要通过公开的视频监控来达到震慑犯罪的效果。震慑犯罪的目标可以成为侵犯公民信息自由决定权(das Recht auf informationelle Selbstbestimmung)的正当理由。而至于储存的图片,则是服务于追究刑事责任(Strafverfolgung),并不是该措施的首要目标。 “很确定的是:视频监控侵犯了公民的个人信息自主决定权。但这种侵害致力于实现下列目标,即刑事责任追究的预防措施和危险防御。”第六审判庭的主席法官Werner Neumann说道。汉堡内政官员发言人认为:“通过该判决我们看到法律观念得到证实。”       原告认为自己的信息自主决定权受到侵害 原告是红灯区的一名女性住户。36岁的她感觉到自己在持续监视下信息自主决定的基本权受到侵害。她在莱比锡联邦行政法院主张:“我不想在离开家门后,一举一动还被人监视。” 诉讼中只是涉及到安装在原告房子对面的公共街道场所的闭路电视。在二审时,原告获得部分胜诉:汉堡行政法院和汉堡高等行政法院禁止警察将原告的住房和房子的入口区域纳入到视频监控范围内。 但是原告对汉堡高等法院审判结果并不满意,她要求莱比锡联邦行政法院将房前的公共街道场所的监控也予以停止。虽然最后一刻她的诉讼请求没有得到支持。“判决对于我来说,我在街上继续被监视,而我的行为也成为监控录像的素材。”然而汉堡已经按照下级法院2010年的判决关掉了所有的十二架摄像机,因为在所有房子入口和窗口的黑化处理使得监控变得毫无意义。       2006年安装的摄像头 原告和她的律师怀疑,即使在红灯区安装摄像头也不会减少犯罪。“警察现场值班比这些监控要更好,”原告说。汉堡警察视频专家Thomas Borzutzki则反击道:“当然可以在红灯区设置人力,但我们没有足够的警力。相配套的则是科技。” 红灯区作为犯罪重灾区,2006年开始,警方使用了12架摄像机进行监控。录下来的图片将会储藏30天。摄像头会360度的旋转,传输到警方中心,而且通过变焦可以进行看到细节。 汉堡警方为了购置此次的录像机花费了620000欧元。如有需要,比如足球比赛,可以随时打开使用。而至于摄像机未来的走向,目前还不确定。而现在,根据该判决则可以直接在街道上垂直设立。 目前德国范围内有大约三十个城市在红灯区有类似的监控装置。      案件编码:BVerwG 6 C 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