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3

关于抵抗和反犹主义——电影《我们的父辈》波兰视角的解释

                                                                  关于抵抗和反犹主义 2013年4月9日 德国三集电视——《我们的父辈》在波兰激起了热烈的讨论。而讨论的引发点是电影中对波兰地方军的描述。 作者:康拉德·舒勒(KONRAD SCHULLER)     电视剧《我们的父辈》中维克多·高德斯坦(路德维希·特爱普特)转身离开游击队队长。 他们并不罪大恶极,他们只是有些笨:这种温和的判断,同波兰这些天对德国邻居激烈而带有倾向性的批评不同。这里说的是德国二台电影《我们的父辈》的第三部分。 德国方面的批评与波兰对这部电影的判断完全不同,这与该电影第三部分的一个片段有关:在这个片段中犹太人角色维克多加入了波兰游击队“地方军”,坚信波兰的地下反抗者对犹太人的仇恨并不次于德国纳粹党。“弄死犹太人就如淹死猫,”其中一名游击队队员说道,而当一列德国火车停下,游击队队员确认列车上的犹太人将要运到毒气室,他们又把列车给关上了,只有维克多想要释放这些犹太人。       指责的呼声 电影中的这个场景在经常争吵不休的波兰公众中产生了少有的效果:联合一致。从国家保守杂志“Uwazam Rze”到天主教高智商杂志“Tygodnik Powszechny”再到一直对德友好的自由派刊物“Gazeta Wyborcza”对该片进行了猛烈批评。 波兰外交部长Radoslaw Sikorski 在推特上号召到德国二台的官网上指责抗议,而驻柏林的波兰大使馆发表了抗议信。德国公法电视台对波兰的地下组织笼统作为反犹主义的集中地的描述,杂志“Tygodnik Powszechny”认为是“令人作呕的”,大使Jerzy …

被跟踪监视的打印机

监视:打印机也被跟踪 译者按:最近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棱镜计划引发了全世界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而根据著名的电子前哨基金会的最新消息,办公室常用的打印机也有可能被秘密跟踪和监视。信息时代下,如何真正地保证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成为重要课题。而对于如何防范这种打印机造成信息泄露,而被制造商搜集并加工,目前并无良策。消费者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及时清除打印机存储的相关文档信息。 下文原文:http://www.chip.de/news/ueberwachung-Diese-Drucker-koennen-getrackt-werden_63121041.html      跟踪点:许多打印机可以被识别出来。 电子前哨基金会(EFF)日前公布了一份彩色激光打印机名单,榜单列举的彩色激光打印机通过打印秘密的水印,能够跟踪到每名用户的打印内容。该名单包含了所有的著名生产商的打印机型号。      打印机:秘密的跟踪点(Tracking-Punkte) 许多型号的打印机能够同时打印出秘密的水印或者颜色编码来跟踪用户——这已然是公开的秘密。不过一直没有相关型号和制造商的详细信息。 而现在电子前哨基金会在其“机器识别科技工程”中给用户列出了相关名单。在这个名单中,有名的彩色激光打印机制造商大概有150家,例如佳能、惠普、兄弟、戴尔、爱普生、利盟、柯尼卡和施乐。完整的制造商和打印机型号您可以在电子前哨基金会官方网站上阅读到。电子前哨基金会还详细地指出,这个名单尚未完全列举。 按照目前的信息,大部分型号的打印机将黄色的追踪器放置到打印程序,通过打印机打印来明确无误地识别拥有者。其他型号的则打印出肉眼不能察觉的水印,而在紫外线下才显示。对于这些追踪措施,制造商官方的说法则是为了识别造假者。根据监控政策以及棱镜丑闻最新政策,对其采取措施的可能性很高。

色情作品不受版权法保护?LG München Az. 7 O 22293/12

LG München 强调 Flexible Beauty 在长达7分43秒的影片中只是以一种原始的方式展示了性交过程(lediglich sexuelle Vorgänge in primitiver Weise zeigt ),明显地缺失受著作权保护所必须的创作高度。 虽说该案仅就涉案影片展开分析,并未完全否定色情影片受著作权保护的可能性,然而: 有人有疑问,究竟所谓的原始的方式(“primitive Weise”)究竟指的什么呢? 是指该a片的影片对性交过程的拍摄方式很原始? 还是性交所采取的方法和展示的过程本身很原始?如果所指的是后者的话,那么相对应的——不原始,受过教育的性交方式(kultivierte Weise)又该是怎样的呢? 有人表示,我从未看过以不原始方式展示的性交过程,所有的a片无非就是,二人相遇,一人提议”ficken?”(我们做爱吗),一人回应”ja”(好的),然后进行做爱,千篇一律。 否认了涉案影片的创作高度,对于色情影片的制片难度,无疑提出了新的挑战。 详见以下判决书: Tenor 1. Den Beschwerden der Beteiligten … (zu 4) und … (zu 3) wird abgeholfen. Insoweit wird festgestellt, dass der Gestattungsbeschluss des Landgerichts München I vom 25.10.2012, Az. 7 O 22293/12, die bei …